创新决定命运    影响体现价值

DangDeShengHuo
HeiLongJiang

从无到有的压岁钱

作者:李小瑶  |  发布时间:2018-10-31 17:11
  “叮叮叮……”除夕之夜,微信提示音响个不停。我打开手机一看,其中一条信息让我既惊讶又激动——刚刚学会使用微信的老父亲给我发来微信“红包”:“今天过年了,发个红包给你‘压岁’。”年近半百,我终于补上了从小到大没收过压岁钱的缺憾。时至今日,每每翻看这则微信聊天记录,我的内心都难以平静。
  作为一名“60后”,我对儿时生活最深的感触就是穷。每到年底,生产队一算账,我们家总是“赤字”。那时,过年只盼着能吃上一顿肉馅饺子,至于压岁钱之类的,我只听别人家的孩子说过。
  1981年,我家承包的20亩地喜获丰收。家里的条件明显好了起来,猪肉、大米等年货也早早置办上了。我和大哥私下里嘀咕:“今年过年说不定能有压岁钱!”于是,年三十儿那天,我跟大哥早早起床,领上睡眼惺忪的一对弟弟妹妹跪在父亲膝下,又是磕头又是说吉祥话。父亲一高兴,从兜里摸出两个红包给了弟弟妹妹。
   “老大老二,你们都大了,就不给你们压岁钱了,晚上多吃几个饺子吧。”父亲的这席话,让我们哥儿俩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大哥看出我有情绪,就把我拽到一旁“安抚”:“等晚上趁弟弟妹妹睡着,咱们把压岁钱抢走。他俩小,睡一觉就忘了这回事儿了。”
  大哥的提议正合我意。吃完年夜饭,弟弟妹妹把红包里的钱数了又数,塞进枕头底下。等他们睡熟了,我和大哥“手到擒来”,把红包里那张紫色的五角钱抽走,然后又把空红包塞回原处。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哭闹声吵醒——弟弟妹妹发现红包里的钱没了,哇哇大哭。我和大哥做贼心虚,想溜出去。
  “你俩站住,把弟弟妹妹的压岁钱拿出来!”父亲一声呵斥,吓得我们又退回屋里。
  我和大哥一开始还狡辩,怎奈父亲手里皮鞭抖动,我俩只好极不情愿地把还带着体温的五角钱交了出来。
  父亲略带歉意地说:“现在日子才缓过来,手头还不宽裕,以后一定给你们补上。”我们也理解家里的难处,抹着泪点了点头。
  我渐渐长大,压岁钱对我而言已可有可无,父亲便将承诺“兑现”到了我的女儿身上——每逢过年,我都在与父亲的撕扯中收下他给女儿的压岁钱。这时,父亲已不再担心没钱发红包,而是怕我不愿意接受。十几年下来,女儿的压岁钱已攒了两万元有余。有时,想想自己当年竟会为了五毛钱当“小偷”,不禁感慨万千。
  如今,当年的荒唐事和贫穷的日子一起“翻篇儿”了。每当我回忆起点开父亲发来的微信红包、收下这笔“压岁钱”时的情景,心里总是感觉甜甜的。
  这是父亲的承诺,也是这个时代的馈赠。
  (作者单位: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