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决定命运    影响体现价值

DangDeShengHuo
HeiLongJiang

幸福之音遍神州

作者:艾 浩  |  发布时间:2018-10-31 17:11
  今年7月,侄女从哈尔滨石油学院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毕业后,回到家乡应聘农场电视台的播音员。在陪侄女去面试的路上,她兴奋地对我说:“姑姑,我之所以要当播音员,就是因为受您的影响。小时候在广播里、电视上听到您的声音,我特别羡慕。”
  侄女的一番“表白”,让我想起自己入行的初衷——30年前,还是初中生的我,也将农场的广播员当作明星一样崇拜。这份崇拜让我勤学苦读,终于在20岁时如愿以偿。
  然而,走上播音路后我才知道,一切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美好。虽然那时农场广播站已经变成了电视台,但是节目依然很单调——早上6点播放开始曲《东方红》,然后预告一天的节目,再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中午和晚上各播音半小时,不是念农场通讯员的来稿,就是选读《北安农垦报》。日复一日,毫无新意。
  那时候,台里的设备只有一台M7摄像机。播音时,摄像机和几只大瓦数的镁光灯同时打开,每次都热得我大汗淋漓。上节目更谈不上有什么美感——播音员一年四季只有一件朴素的白衬衫和一件有点儿褶皱的小西服可换,很是寒酸。
  最为致命的是,台里人手不足,人员专业性不强,节目播出时总是状况频发。1996年秋,我们去麦收现场采集“龙口夺粮”的新闻素材,回来时已是傍晚六点半,再有一个小时就要播出场内新闻。因为时间仓促,我只得坐在镜子前一边熟悉稿子一边打理妆发。由于一心多用,我没注意到鼻梁上有一道黑印儿。时间一到,我匆忙坐到播音台前,当我抬起头说出“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时,摄像的同事忍不住捂着嘴笑——我一本正经的表情配上如花猫一般的花脸,实在滑稽……
  “姑姑,咱们到了!”侄女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从电视台转行多年,如今,台里已是旧貌换新颜,不仅盖了新楼房、扩大了演播厅的面积,编采设备也越来越先进。电子传声筒取代了高音喇叭,提词器、高清摄像机等设备一应俱全,衣帽架上挂着商家赞助的各种款式的服装……真如梦幻王国一般。
  镜头前,侄女衣着鲜亮,用清脆的声音播报着新闻,我多想让她远在外地的父母也能看一看。
  “艾姐,让他们关注电视台的微信公众号,在手机上随时随地都能看到面试直播。”电视台晚辈的指导,让我感叹自己这个老播音员“out”了。今昔对比,我不禁感到骄傲——技术革命让声影真正实现了无时差对接,侄女甜美的声音载着人们对幸福生活的赞美飞遍了祖国大地! 
  (作者单位:农垦九三管理局第二高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