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决定命运    影响体现价值

DangDeShengHuo
HeiLongJiang

为“零距离”服务点赞

作者:孙广成  |  发布时间:2018-07-17 16:15

timg (2).jpg

  近年来,关于老年人进行社保“生存认证”的新闻屡见报端。比如,有的老年人被家人用担架抬到认证的办公地点;又比如,许多认证部门没有电梯,老年人上楼很困难。退休之后,我也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儿。
  对于这样的认证方式,我很理解——政府也是不得已,毕竟存在着一些老人去世之后子女还冒领老人社保的现象。退休后的前十年,我都能自己去行政审批中心办理“生存认证”,也没觉得这样的认证方式有什么不方便。可随着年龄增长,我渐渐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前几年,由于身体原因和子女要求,我搬到了青岛居住。这就意味着,每年认证时我都要从青岛回到哈尔滨。对于已经70多岁的我来说,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每年此时,在青岛的儿子生怕我出什么意外,都要放下手头的工作,请假陪着我一起回哈尔滨。
  2016年5月的一天,我在儿子的陪伴下来到认证大厅。大厅里有不少老年人在等候,有人坐在轮椅上由家属推送,有人走路颤颤巍巍需要子女搀扶。玻璃隔断里边,工作人员将麦克风调到最大音量,可听力不好的老年人还是听不清楚,不停地喊问……因为认证效率很低,抱怨声此起彼伏,我的心里也是窝火不已。
  去年3月,我因为心脏病住院,其间,接到哈尔滨市社保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提醒:2017年5月7日是我进行认证的截止日期。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慌了神,因为当时的身体条件已经不能乘飞机了,可如果错过认证时间,我将不能正常领取社保。电话中,我把目前的身体情况和担忧向工作人员作了全面解释。
  听了我的话后,工作人员很客气地告诉我,我这种情况可以进行“远程认证”,并要我提供一个手机号,他把认证的步骤和所需材料内容发给我。由于我不会用微信,便把孙女的电话号留给了工作人员。
  第二天,在孙女的帮助下,我添加了一个QQ好友,通过与这个QQ好友进行视频来完成认证。“大爷,能把您的退休时间、原工作单位、姓名等信息告诉我吗?”这位工作人员很客气地询问我。我逐一回答,并手持身份证向她证明我不是“冒牌货”。不到十分钟,认证就完成了。
  认证结束之后,我向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感谢,感谢他们提供了如此细致暖心的服务。
  “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这样的视频连线让我和政府之间实现了接触“零距离”。最近又听到一个好消息:人社部将全面取消领取社会保险待遇资格集中认证。
  我和老友们常在闲聊时感叹:现在政府转变工作作风、提高服务效率成效如此显著,全面从严治党才是根本啊!

  (作者单位:哈尔滨第一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原载于黑龙江《党的生活》杂志2018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