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吉散文】绝 唱

【凤吉散文】绝 唱

来源: 黑龙江    |  点击:9432  |  发布时间:2018-06-01 11:24

   多少天过去了,一想到观看三纹鱼悲壮的场面就使我激动不已,于是便产生了我要为三纹鱼这伟大的生灵做点什么的愿望。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夜晚,我铺纸提笔伏案,把我对三纹鱼的崇敬尽情地凝注于笔端,任其不尽地流淌,以祭奠在回游繁殖中全部慷慨赴死而谱写生命绝唱的三纹鱼。

   那是200210月,加拿大的枫树正红的可爱。快到感恩节了,有人告诉我,今年是每四年一次的三纹鱼大回游。感恩节放假三天我们去看三纹鱼回流,我们已给你报名了。我当时并不感到欢喜,反而有点疑惑和犹豫。要用三天时间驱车往返1200公里,就仅仅是为了看鱼,是不是划不来呢,这样车轮滚滚,岂不花钱买罪遭吗?况且在人类影响环境已到一定程度的今天,对能否看到三纹鱼我仍持怀疑态度,但又一想,这次行程要从埃尔伯塔省的埃德蒙顿市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甘露市,沿途穿越雄伟的落基山脉,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带着这样的想法,怀着从众的心理,踏上了这次难忘之旅。

  亚当斯河上游是观赏三纹鱼回流的热点,许多加拿大人和美国人都驾车来到这里,这里所有的路标都是三纹鱼图形,在它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亚当斯河上游的观赏点。当我刚走上亚当斯河上的小木桥,情不自禁的一瞥河水时,旅途长时间颠簸的疲劳一扫而光,眼前的景象使我惊呆了,我竟然瞠目结舌,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怎么了,怎么,怎么会是这样”。八、九米宽的河面全被红色的三纹鱼所覆盖着,随着三纹鱼的游动,我看到露出了在河床上铺满了已死去泡的发了白的三纹鱼,有的被冲到了岸边,有的挂在河中的树枝上,有的随河水的起伏顺流而去。河岸上,一堆一堆死去的三纹鱼随处可见,森林里弥漫着三纹鱼腐烂的气味。其景象惨不忍睹。

   三纹鱼是一种回游鱼类,成鱼一般46斤,多数是4年左右成熟,一旦成熟,由于体内的基因作用,便开始由北太平洋返回它的出生地,其回游路程达400多公里,要用18天完成。回游之前,它们大量觅食,积蓄体能,以保证有充沛的体力,因为它们要在回游的18天之内不吃任何东西,并能游到目的地。当回游时间一到,在北太平洋上便形成了壮观的景象,约400多万条三纹鱼闪着银光,由北太平洋的咸水区越入淡水河,一进入淡水区,身体逐渐由银色变成红色,头部变成了青色,它们浩浩荡荡地逆流而上,开始了生命中最后一次伟大的死亡之旅,也是一次为繁衍后代的再生之旅,谱写出生命中最灿烂的绝唱。

   逆流而上的三纹鱼,有坚忍不拔的毅力和顽强进取的精神,不管前方有任何艰难险阻,它都一往无前。水深处,他们聚集在一起有1米多的厚度,仿佛在互相鼓励,正体现着团队精神,呈立体状重迭着携手并肩向上游去。水浅处,成排的三纹鱼排列在一起,半个身子和成排的鱼鳍露在水面,它们半跳半游艰难地向上移动,身体被石头划出道道血痕也无所顾忌。急流中,它潜入水底长时间“闷”住不动,顽强地与激流抗争,一旦积蓄了可以前进的力量,便猛劲地窜上一步。面对落差,它们也毫不惧怕,能够跳起一米多高飞身而过,有的因动作不够灵敏,被强大水流打下来,但还是不停地飞跃,直到跨过为止。它们专注而执着,对正走动的人群好像视而不见,对周围发生的任何声响也无动于衷。它们面对死亡是那样的从容,在它们的眼里看不到丝毫的抱怨和怯懦。即使它们身边有不断死去的同伴飘流而过,仍然动摇不了它们坚强的信念。可以说,在所有同游的三纹鱼里没有一条是尾向上顺水当逃兵的,它们都是英雄。这多么像在战场上勇敢拼杀的士兵,即使流血牺牲,仍然义无反顾,前仆后继。

三纹鱼在回游中不断地寻找着适合产卵的地方,通常是雌雄成对,当它们认为有合适的地方能够繁衍后代,便用尾部不停地在河底打出一个小窝作巢,我看到一条三纹鱼为造巢,在尾部和肚子上划出的口子使肉向外翻卷着,都已变的发白,可它还是不停掘着沙石。雌鱼产完卵后,雄鱼便为其授精,因为三纹鱼是体外授精。接着雌雄两条鱼用尾部把砂石盖在鱼卵上,既保持有充足的氧气,又能防止被其它鱼吃掉。当雌鱼产完最后一粒卵的时候,它已经耗尽了生命的最后能量静静地死去了,而雄鱼大多数也都陪伴雌鱼闭上了眼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它们相濡以沫,其状令人酸楚。即使偶尔活下来的雄鱼仍然继续随鱼群逆流而上,为其它雌鱼繁殖保驾护航,直到生命终结。当一个汛期结束的时候,从北太平洋而来的400多万条三纹鱼全部停止了呼吸,在这无情的河水中结束了自已的一生。它们为了繁殖后代而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这是其它任何一种动物种群所没有的,这不同样是惊天动地而泣鬼神吗。三纹鱼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说不清楚,让那些动物学家去揭开解读其中的奥秘吧。

当成群的三纹鱼“红流”沿着亚当斯河逆流而上的时候,也给那些掠食者们提供了丰餐盛宴,成群的鸥鸟在河滩和水里啄食着三纹鱼,张开它们贪婪的嘴大口地吸食着三纹鱼刚刚产下的卵。熊、土狼、河狸也都把三纹鱼当成它们的佳肴。在一棵大树下,我看到半条带着齿印还沾有桔黄色鱼卵的三纹鱼,别人告诉我那是被夜里的熊所吃剩的。走在亚当斯河滩上,我对那些掠食者和妨碍三纹鱼的东西都产生了敌意,我有点恨它们,你虹鳟鱼本属鱼的家族,干嘛相煎太急,偏吃三纹鱼的卵。有如此强大力量的熊,不吃三纹鱼你以前不也生活的挺好吗?我也知道这是生物链,但感情上实在通不过。我曾数次拿起石头投向在亚当斯河边的鸟群,它们虽然“忽啦”飞起来了,但旋即又落在河边,我又拣起一块石头,自然又是“恶性循环”。我觉得这肯定是徒劳,但也算为苦苦挣扎的三纹鱼鸣不平吧。有时遇到阻挡三纹鱼前进的树枝,我便拉起来扔到岸上,为三纹鱼清理通道,这引起我旁边一位老外反对,他连说带比划了半天,最后我弄明白了,意思是不要动树枝,让那些已经精疲力尽的三纹鱼游到这里时好靠着休息一下,尽管他与我的想法不一致,但我们共同的愿望都是真心地帮助三纹鱼,老外的作法也着实让我感动。我甚至不讲理的抱怨,河水为什么那样湍急,你难道不能为三纹鱼静静地流淌吗。

   三纹鱼一生命运多舛,经历坎坷,充满挑战。据记载,每对成年三纹鱼共产下约4000只卵,其中一部分葬身于虹鳟鱼腹,一部分因其它原因不能成活,从秋季到第二年春天只有800条成为鱼苗,它们东躲西藏地游进小三纹鱼的摇篮苏丝娃湖,在那里靠吃小甲壳类动物和漂游生物度过一年,这时剩下的约200条小三纹鱼具备了奔向太平洋的能力。在太平洋生活的三年时间,有各种凶猛的鱼类攻击和吃掉它们中的一部分,约有15条左右能够生存下来,到回游时只有8条左右能够向亚当斯河进发,沿途还要遇到其它鱼类的拦截,因体力不支中途死亡,掠食者的吞食等,最终能够到达亚当斯河上产卵地只剩2条左右,它们就是这样艰难地维持自己的生态循环,以保证种群的繁衍,但近年来明显地呈下降趋势。这里的三纹鱼在历史上曾几次险遭灭顶之灾,如有一次巨大的山体滑坡,曾几乎拦腰截断了亚当斯河,幸运的是改变了流向的狭窄分支河流还能使三纹鱼艰难地通过。还有过去在亚当斯河上游采伐木材,在河中放排,木排和河中砂石磨擦,挤死了无数鱼卵和脆弱的小三纹鱼,使三纹鱼的数量在急剧锐减。当加拿大政府发现这一情况后,果断地停止了河中放排。正因为躲过一次次危机,才有今天三纹鱼回游的壮观景象。三纹鱼生不见父母,死不见儿女。三纹鱼一出世命运就注定它是孤儿,因为它的父母在生它们的上一个秋天就与世长辞了,它从小失去了呵护,享受不到“舔犊之情”,可怜的小家伙连父母的样子都没有看到。老三纹鱼看不到自己的孩子是怎样孕育成长的,得不到两代同游的天伦之乐。值得欣慰的是生产的桔黄色大粒卵中为小三纹鱼提供了成活的丰富营养。三纹鱼是一个见多识广的旅行家,它一生遍游江河湖海,经历过各种风雨的考验,也知道很多美好的去处,但它们都能远离诱惑,在生命即将终结之时,毅然决然地返回它们的出生地,这里既没有大海的壮阔,也没有湖泊的宁静,但它们却毫无怨言,在这密林深处的河水中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正是“树高千尺,叶落归根”。

   看了亚当斯河里的三纹鱼,一种复杂的、难以名状的情感涌上我的心头,心灵也好象得到了净化。我发现许多人的表情也很悲伤,这里少有笑声,少有话语,但重复频率最多的话是“伟大”和“悲壮”。我的同志卢波读罢此文,动容地赞美伟大而悲壮的“三文鱼精神”:“北美十月枫叶浓,此鱼让人最动容。洄游故地多悲壮,情孕大爱更赤诚。恰似湘江血战死,敢叫亚河波浪红。鱼家绝唱谁感怀,人生离骚何憧憧!”

已过午饭之时,大家虽已饥肠辘辘,不远处还有与情景很不协调的三纹鱼烧烤,可大家谁也没有理会。面对河岸上成堆的三纹鱼尸体,我疑惑为什么没有清理呢,这是否过于残忍呢,终于我在一块木牌上找到答案,原来是等第二年春天河水高涨时,将它冲进河里,给其它食肉特性鱼类提供食物,以减少对小三纹鱼的威胁,这会给小三纹鱼减少厄运,而带来几分鱼口逃生的幸运。我们乘车已离开亚当斯河很远了,公路旁常有冰河相伴,这已不是三纹鱼活动的区域,但坐在我前面的老卢一看到河流就喊,“看,三纹鱼”,引得周围人站起来对着车窗向外张望,其实河里什么都没有。我问他,“干什么呢,一惊一乍的”。他告诉我,我一闭上眼睛就是三纹鱼在游动,一看到河水就是红红的。老卢讲的是真话,我也有同感,因为三纹鱼给我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使我们这些“好动感情”的人“神经过敏”。

   离开亚当斯河的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天快亮时,我朦朦胧胧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一片宽阔的水面上,众多的红色老三纹鱼整齐地分列两侧,让数不清的小三纹鱼从中间地带游过,直到目送它们全部进入大海。当我再回过头看时,那些老三纹鱼一条也不见了……

                                               (作者:叶凤吉)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组织部、黑龙江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黑龙江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中心      黑ICP备09015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