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吉散文】鲜卑旧墟石室嘎仙洞

【凤吉散文】鲜卑旧墟石室嘎仙洞

来源: 黑龙江    |  点击:9222  |  发布时间:2018-06-04 09:20

  在莽莽的大兴安岭林海深处,也就是驱车穿过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沿着黄沙铺就的山区公路再向西驰行10公里,便来到了具有“北国第一洞”之称的鲜卑旧墟石室嘎仙洞。

嘎仙洞早已为人知晓,多少年来已成为当地人打猎和采山货路过歇脚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花岗岩洞穴,是距地面高约20多米,横向也有20多米宽,一个呈三角形的山洞,它虽然早已存在,但其引起更大关注的则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发现了一段完整的摩崖石刻而揭开了“千古之谜”,才使人们知道在如此闭塞和荒凉的大山深处竟是鲜卑先人祖居的地方。

对这一发现,有两个重要人物总是被提及的,一位是哈尔滨师范大学历史系的游寿先生,另一位则是原呼伦贝尔盟文物站站长米文平同志。游寿先生是著名的史学家、书法家,我见过她,但接触不多,当时我就读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因中文系和历史系在一个楼,也叫文史楼,所以能经常和游寿先生会面,游寿先生治学严谨,有很高的学术造诣,在学术界和师生当中有很高的威望,常常有人走在她后面轻声告诉别人,她就是游寿,由于大家尊敬她所以都叫她“先生”,她是研究上古史的,但对民族史也非常关注,她发现史书记载鲜卑石室可能大致在大兴安岭一带,因为史书记载为“难”,而“难”和“嫩”同音,游寿先生认为在嫩江流域的大兴安岭一带。可见如此之细心,而游寿先生又真想有实实在在的此处的证实史书的记载,为此,她曾先后二十多次向来自这一区域的有关人士进行询问和打听,以求证实。

19792月黑龙江考古学术讨论会上,米文平和游寿先生见面了,当时游寿先生已年过七旬,她向米文平了解,在大兴安岭一带有没有发现“石室”,当时米文平认为没有,由于游寿先生是福建口音,她怕听不懂,又在笔记本上写下了“石室”两个字让米文平看,带着游寿先生提出的问题和留下的“石室”纸条,散会后米文平返回了自己的单位,在以后对大兴安岭洞穴的考察中,他关注洞穴成为“石室”的可能性,据说1980年米文平已经三次上山考察,在太阳西斜照射在嘎仙洞岩壁的反射中,发现了“回”字,同行的人于是揭去了岩壁上的青苔,一片文字便呈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这真的是史书里记载的嘎仙洞祖文,今天我们仍然可以想象出当时现场的人是何等的兴奋状态。由此揭开了北魏祖先鲜卑发祥地这一千古之谜。这一重大成果,轰动了史学界和考古界,新华社评论为“建国以来我国长城以北地区考古的一个重大发现,为史学界研究鲜卑史和北方民族史,开拓了一个新的领域”。夏鼐先生评价说“解决了鲜卑发源地问题”。时任国家文物局顾问谢辰生称“其价值绝不比秦俑坑差”。这一成果被载入1981年《中国历史学年鉴》。时至今日,我们不能忘记游寿先生治学中的捕捉和指点的思路,不能忘记米文平同志对事业的热心和执着探索,一个人一辈子真要能做出一件这样的事,那真是了不起和幸运的,仅此一次就足以使人生辉煌,而这种偶然又恰恰存在于必然之中。

嘎仙洞何以为名,这也和其他一些名胜的名字一样,起源于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原来这一巨大山洞是鄂伦春人采山货和打猎休憩的地方,后来被一个恶魔独自霸占,鄂伦春人没办法又气不过,后来出现了一个有非凡能力的鄂伦春优秀青年嘎仙,大家一致推举他战胜恶魔。开始恶魔以妖术厉害而不屑一顾,并挑战的提出要在众人面前比试。妖魔提出把洞口前的大石头搬到对面的大山上去,看谁搬得快,它搬起石头就走,并反复摆弄,显示蛮力,嘎仙此时施展功力,使石头越来越重,妖魔“吭哧吭哧”搬不动了,不得不扔在脚下。嘎仙走上前去,用脚一踢,石头就打转落到手里,直接就扔到了对面的山顶。妖魔恼羞成怒,要再比射箭,于是使出全身力气,射中了山脚下那块石头,并划出了一串火星子,嘎仙笑了笑,举箭便射,随着一声巨响,大石头被射穿了一个大窟窿,至今在当地仍有一座大山叫窟窿山,妖魔自知难抵嘎仙,于是便灰溜溜地滚蛋了,从此这里的人们有过上了幸福祥和的生活,为纪念嘎仙,鄂伦春人便将山洞命名为“嘎仙洞”。据说鄂伦春人正是没有离开大兴安岭的鲜卑人的一支。

步入嘎仙洞内,首先感到的是洞内空间极大,四周是坚硬的花岗岩,长约百余米,高、宽20多米,进洞后感到比较平坦,洞中有一块大石板,约三、四米见方,在这里留有多年存在的灰烬迹象,有人说是冬季取暖所用,也有人说是烧烤食物所用,我看这都有可能,也许是二者兼而有之吧。洞内西北方向有约300米长的深洞,较少人至,目前尚未开发。在洞口前方左侧有一块平石,被称为“点将台”,由此可以感觉到嘎仙洞也是鲜卑先人首领们议事聚会的地方。一提到点将台,就使人想象到台下一群鲜卑人相聚接受指令去出发狩猎和迁移的沸腾场面,或马声嘶鸣,或旌旗猎猎,或载物而归,或欢声笑语。在嘎仙洞下前方不远处,一条小溪潺潺流过,水深约40公分,小溪两边是次生林,有白桦、山杨、柳树等,这是养育鲜卑人的母亲河,河水清冽沁人,可直接饮用,我从小生长在林区,对山水草木有很深的感情,在河边同行的人有的捧起来喝,结果漏的多,剩的少,喝不进多少。我告诉他们折一根空心蒿子秆当吸管,毫不费力就能吸上水来,这是山里人野外饮水的有效方法,我告诉同行的人,我能让大家看到小溪里的鱼,他们不相信,于是我就翻动了两块石头,果然有几条小泥鳅“嗖”地窜出来溜走了。

北魏是鲜卑族一支拓跋氏建立的国家,在迁徙黄河流域之前,曾在大兴安岭一带繁衍生息,嘎仙洞是鲜卑首领率族离开大兴安岭前最后的旧墟居住地,从此南迁后,历尽艰辛征战无数,建立了北魏王朝,统一了黄河流域,实现了长达150多年大规模的民族融合。在北魏太平真君四年,也就是公元443年,北魏第三代皇帝拓跋焘,为祭祀和保佑民族繁荣昌盛,派使臣从首都平城来到大兴安岭嘎仙洞,在旧墟石室的岩壁上用魏书刻下了19201个字的祭祀铭文,至今长达1500多年,虽经年代更替,人世沧桑,但却长久地记载了鲜卑人坚韧不拔,勇于拼搏的顽强毅力和奋斗精神。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组织部、黑龙江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黑龙江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中心      黑ICP备09015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