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吉散文】永远神圣的精神家园

【凤吉散文】永远神圣的精神家园

来源: 黑龙江    |  点击:9233  |  发布时间:2018-06-04 09:16

  七月的井冈山,五百里山峦逶迤叠翠,万木葱笼,到处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十分难得在此之际我能有机会来到向往的革命圣地参加培训学习,从扑入她怀抱的那刻起,井冈情结便与日俱增,虽然当年的战火硝烟早已散去,但八十多年前的烽火岁月和发生的感天动地的故事,依然能够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这种巨大的穿透力使我的心灵得到震撼,灵魂得到净化,革命先辈留下的红色资源这笔宝贵的财富是那样的弥足珍贵,而且是源中之源,这是马列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篇,是共产党人伟大而神圣的精神家园。

 信念就是强大的精神力量。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根据地受到国民党军队的残酷镇压,条件极端困苦,但在井冈山上却聚集了一大批不懈奋斗的革命者,他们不仅有出身底层的穷苦人,而且聚集着黄埔军校的学生、师范学校的师范生、国外留学生、旧军队里起义军官以及其他富家子弟,许多人不走革命道路也可以过得很好,甚至终身丰衣足食,但他们为民而忧,为改变国家现状、实现民族复兴而毅然决然地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和无悔选择。彭德怀同志平江起义后为实现“富国强兵、实业救国”的抱负,他放弃了日军队里的优厚待遇,他当时任团长,每月400多大洋,但他追随毛泽东上井冈山,曾遭到被人枪指头部的威胁,但他毫不动摇,途中遭遇国民党的多次堵击,仅300公里的路程整整用了6个月,终于与红军主力会师。朱德同志的妻子伍若兰,在一次战斗中负伤被俘,国民党威逼利诱,后来说只要宣布和朱德脱离关系就能活命,伍若兰坚定告诉敌人,共产党人为人民解放牺牲最光荣,若让我低头,除非日头西边出,赣江水倒流。伍若兰最终被残忍地杀害,敌人将她的头挂起来示众。有人告诉我们,朱德同志从此酷爱兰花,直至后来重上井冈山,在离开时,只带了一盒井冈兰,伍若兰最终成为朱德同志永远的痛。那是一个细雨霏霏的下午,我们参观了井冈山烈士纪念馆,心情和天气一样沉重,在井冈山两年四个月的时间里,共有48千人牺牲,而在纪念碑上刻有名字的仅15千人,其他的连姓名都不知道,但他们的年龄多在25岁以下,这告诉我们,那就是两个字“青春”。这一时期,一个家族被国民党杀害二、三十人的不在少数。

   八角楼的灯光,指引着中国革命的航程,在井冈山的茅坪村,经当时山大王袁文才的帮助,毛泽东和贺子珍住在这里,毛泽东就在这里办公,从此茅坪就成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和湘赣边界工农武装割据斗争的指挥中心,井冈山斗争时期,基本每五天就有一次战斗,但毛泽东从没有停止探索和思考,他坚持把马列主义理论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在八角楼里挥笔写下了《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两篇光辉著作,对“红旗到底打多久”的疑虑作出理性而又信服的回答,提出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为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令人敬重的山沟里的马列主义,井冈山的如豆星火,终于点燃了满天光华。

“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黄洋界是井冈山的五大哨口之一,地势极其险要,易守难攻,是宁冈通往井冈山的要隘,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多为云雾缭绕,波澜壮阔,极为壮观,也被称为汪洋界。著名的黄洋界战役是井冈山斗争令人辉煌的一笔,19284月,湘赣两省敌人用四个团的兵力进攻黄洋界,企图借红军主力外线作战之际,一举捣毁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守山军民站前紧张备战,构筑了五道防线,还将古战场的滚木礌石布置在哨口,当敌人进攻时,红军凭借山险,利用木头和石块,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冲锋。当敌人再次进攻,进入我方杀伤范围时,随着一声令下,埋伏漫山遍野的井冈山军民立即杀声震震,各种枪声和桶里的鞭炮声响成一片,滚木礌石滚滚而下,一些敌人被打死砸死,慌忙逃窜又被早已布好的竹签扎得血肉模糊,在关键时刻,临时兵工厂刚修好的一门迫击炮,被贺子珍的哥哥贺敏学带人抬上了山,当时仅有三发炮弹,而两发又为哑炮,最后第三发却发射成功并神奇地击中了敌指挥部,敌人以为红军的主力打回来,便仓皇逃下山去。黄洋界保卫战以不足一个营的兵力,靠军民联合粉碎了数倍敌人的进攻。当毛泽东同志听到这一喜讯时,挥笔写下了《西江月·井冈山》,“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表达当时的喜悦之情。

 穿上当年红军的灰色军装戴上八角帽,肩背斗笠,系上红色的相识带,当年八一南昌起义官兵都系着这样的带子,也叫牺牲带。当我们踏上朱、毛挑粮小道时,一种崇敬之情便油然而生,朱、毛红军挑粮小道全长3.1公里,垂直高度约600米,此路为羊肠小道,崎岖不平,我们拄一根竹竿步行其上,因夜里下雨,非常湿滑,不敢大意,谨慎前行,几分钟后,我们便大汗淋漓,气喘吁吁,遇有陡峭险坡,几乎是三步一停,五步一歇,靠咬紧牙关拼毅力支撑来向上攀登。当年朱德和毛泽东同志一起和战士们挑粮上山,42岁的朱德同志留下了“朱德的扁担”的感人故事,我们在读书时曾学习过这篇课文,而身临其境体会出当年的艰辛,红军硬是肩扛背驮把30多万斤粮食运上了井冈山,为红军解决了急需给养。在这条崎岖陡峭的羊肠小道上,汗水浸透了我的灰色军装,甚至肩背的粮袋也被汗水泡湿一半,虽然两腿发软,心跳加速,但我们得到了真实的体验,正是挑粮道的挥汗如雨,胜过平时千言万语。

 二十年代末的井冈山,人口不满两千,产谷不足万担,加上国民党的层层封锁,当时一万多人的红军队伍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异常艰苦,条件恶化到难以想象的程度。“红米饭,南瓜汤,秋茄子,味好香,顿顿吃得精打光”,这是当时流传的歌谣,而红米饭、南瓜汤也不是常能吃到的,有的红军战士还喊出了“打倒资本家,天天喝南瓜汤”,红军还要挖野菜充饥,饿肚子也是常有的事,更严重的是部队常常吃不上盐。当时每个人只有五分钱的伙食费,且官兵一致。规定部队连以上办公可点三根灯芯,其他一律一根灯芯。毛泽东同志经常在夜里工作,按规定他可以点三根灯芯,他也只点一根灯芯。红军治伤没有消毒水,就用盐水代替,没有纱布绷带,就用旧棉花,没有医疗工具,就用竹子制作,甚至在截骨手术时,竟使用小齿木工锯。这样艰苦到极致的情况下,红军硬是咬牙挺过来了,还表现出难得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毛泽东同志在向中央报告工作时说,好在苦惯了,而且什么人都是一样苦。

 井冈山斗争时期,党和红军真心实意为群众谋利益,与人民群众建立起鱼水情深的血肉联系,成为“工农武装割据”强大的社会基础。根据农民最想得到土地、实现公平的强烈愿望,党和红军取得胜利后,就开展土地革命,井冈山地区平均每人分了三亩地,每家还分了五百斤稻谷,井冈山群众是最早喊出“共产党万岁”的地方。在井冈山荆竹山村前有一处巨石叫“擂打石”,毛泽东曾在部队出发前在此提出了“三大纪律”:第一,行动听指挥;第二,打土豪、筹款子要归公;第三,不拿老百胜一个红薯。后来又结合实际宣布了“六项注意”:()还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不拉伙,请来伕子要给钱;()不打人不骂人。其中“还门板”后来改为“上门板”,原来红军到老百姓家借门板睡觉,还时常地搞错,产生不好影响,改为“上门板”便能“对号入座”,物归原主,一字之差,便体现了当年对群众的重视程度。“捆铺草”也同样是为了更好地还物于民。这是我军最早提出的纪律约束,后经发展完善,在中央苏区形成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毛泽东同志还曾一条条地解释,并说:“群众是我们的后台,后台一拆,台就会垮了,所以我们要把这个台好好保护。”红军为民着想的纪律要求和行为,得到群众拥护,真的把他们当成人民的军队。党和红军真心实意为群众谋利益,广大群众涌泉相报,他们积极支援前线,有时甚至直接参战。在兴国县,当时仅有23万人,但参加红军上前线的竟有93千人,到全国解放,这里竟从枪林弹雨中走出了共和国的56个将军,成为全国著名的将军县,将军覆盖了这个县的各个乡镇,有的竟达3人。这次我听到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红军干部李士莲刚结婚三天就离开家上了前线,走前他为妻子池煜华留下一面镜子作为纪念,告诉她等他回来,妻子后来就天天盼,站的门槛都踩出了大豁口,这一等就是72年,解放后政府为她盖了房她不去,说怕丈夫回来找不到家。原来李士莲离家不久就牺牲了,池煜华老人在 2005年去世,结束了她72年的沧桑等待,被誉为“红土地上的望夫石”。是群众的无私奉献养育了革命,他们誓死跟着共产党走,在井冈山斗争时期,仅井冈山就有1000多人被敌人杀害,井冈山人民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牺牲。

 参加过井冈山斗争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老红军怀有刻骨铭心的井冈山情结,在中央党史文献出版的毛泽东同志六十七首诗词中,竟有三首是写井冈山的,同一地方有三首词,除井冈山之外,这在任何地方都没有的。朱德同志重上井冈山后,挥笔写下了“天下第一山”五个大字,可见井冈山在他心中的地位。有些参加井冈山斗争的革命者把井冈山作为自己永远的归宿,陈毅、何长工、曾志等令人尊敬的井冈山创业者,都把自己的骨灰安放在了井冈山。原中组部副部长曾志同志曾是小井红军医院的党代表,小井医院在一次敌人“会剿”中,有130多名重伤员来不及转移,被敌人残忍杀害。我们来到曾志同志的墓前拜谒,她被安放在小井红军医院的山坡上,紧靠小井红军医院牺牲的红军烈士墓,其墓简朴得令人尊敬,墓碑上仅刻着“魂归井冈——红军老战士曾志”。他们已与井冈山融为一体,又和昔日牺牲的战友守望在一起,和井冈山一样天长地久。

                   (作者:叶凤吉)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组织部、黑龙江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黑龙江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中心      黑ICP备09015402号-1